薑伯駒院士在北大執教50餘載,一直活躍在教學第一線。他熱愛自己的教師職業。儘管兼職多,社會工作和社會活動繁忙,擔負的研究工作也很重,但他從不因此占用上課的時間。數學學院的許多學生說,最令他們感動的是,薑老師身為院士,仍堅持親自批改學生作業。而這個習慣,他一直堅持了半個世紀。(6月2日《陝西日報》)
  別說是數學學院首任院長、中科院院士、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、國家自然科學獎獲得者、陳省身數學獎獲得者、華羅庚數學獎獲得者等等桂冠集於一身,也別說是真真正正的大師,就是一般普通中小學校的老師,現在有多少親自批改學生作業的人?你說作業不重要,老師總是要佈置,你說作業重要,老師卻不批改,而把糾錯的任務推給學生家長。可家長碰到一般問題,也許還能應付,一旦遇到弱項比如英語,就只能聽任孩子“爺死(yes)”、“爸死(bus)”、“哥死(girs)”、“妹死(miss)”直到“死光(school)”的了。當然,也就不可能像薑伯駒教授那樣,從批改作業中找出共性的問題,真正瞭解學生弱項之所在,再來調整教學內容,改進授課方法。所謂大師,奧秘就在這裡。
  在我看來,大師的這種精神,正是公民道德準則的生動體現。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將公民個人層面的價值準則凝結為四個詞——“愛國、敬業、誠信、友善”。愛國不是一個空洞的虛詞,它有實實在在的內涵。如果一個人說他非常愛國,但就是對本職工作漫不經心,從不想用工作勞動成果,報效這個國家,這種愛國你信嗎?同樣,敬業也要有實際和具體的行動,像薑院士那樣,始終記得自己“首先是一名教師”、“育人是我的第一職責”,因此在北大執教50餘載,一直活躍在教學一線,從不因兼職多,社會工作和社會活動繁忙,擔負的研究工作也很重要而占用上課的時間。
  敬業如斯,令人崇仰。不僅如此,他對學生關懷倍至,就連誰沒有拿到講義這樣的小事,課間都會過問。這種認真執著、甘為人梯的品德,折射出對誠信的堅守,飽含著對學生的友善,是顯而易見的美德。有了這種美德,他就能從年輕人不斷超越老師中,看到了自己的成就,收穫了貢獻的自豪。
  無疑,薑院士讓我們看到了一個核心價值觀踐行的樣板,這不但能使價值觀融入血液,也能使價值觀觸目可見。也就是說,一個有血有肉的人,用他自己半個世記的堅守,彰顯了公民的價值訴求,解讀了公民的價值準則,為教師和教師職業以外的人,樹立了可資效仿的榜樣。
  文/雷鐘哲  (原標題:大師的奧秘就在“堅持批改學生作業”中)
創作者介紹

美國進口傢俱

rq66rqaw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